最高院研究室刑事处也明确提到,对于此类刑事案件,要避免唯数量论,应当根据案件情况综合评估其社会危害性,妥当决定刑罚。

压岁钱,在北京女孩郑萌萌看来,这是一笔难拿难管的钱,也是一笔花不明白的钱。小学六年级,郑萌萌就开始和父母“争”压岁钱,好不容易成功说服父母,由自己保管压岁钱。